網上投稿
電改四年 市場化力量逐步顯現
內蒙古電力新聞網>>資訊

電改四年 市場化力量逐步顯現

2019/6/13 15:20:46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王璐)

    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思路,經過四年多的改革,能源領域市場化力量逐步顯現。業內人士認為,當前,能源市場化改革迎來重要窗口期,其中,電改邁入深水區,發用電計劃放開、增量配電改革、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等有望再突破,而油氣管網分離進入實質性運作階段,市場化改革也面臨攻堅。

    電改四年 市場化力量逐步顯現

    端午節期間,趙青還在朋友圈里轉發與售電相關的文章,曾在某國有發電集團工作的他不會想到自己會從事售電的業務,“企業成立了售電公司,現在每天就是跑客戶。”趙青說。這一切的改變都與四年前開始的那輪改革有關。

    2015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下稱“9號文”)正式發布,由此拉開了中國第二輪電力體制改革的序幕。

    事實上,相關謀劃從2012年就已開始。黨的十八大報告首次提出“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推進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電信等領域價格改革,放開競爭性環節價格。2015年10月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也把“加快推進能源市場化改革”作為重要的一部分。

    在國家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高級經濟師劉滿平看來,我國能源市場化改革的目的有三個:一是有比較穩定持續的能源供給;二是有比較經濟的能源價格;三是有清潔的能源。

    據了解,電力系統如果按照上下游環節劃分,由發電、輸電、配電、售電四個部分組成,由此也形成了上網電價、輸配電價、銷售電價。首輪電改,發電端多主體競爭局面已經形成,但輸電、配電、售電垂直一體化的局面仍然存在。

    “9號文”的總體思路是“管住中間、放開兩頭”,推進電力市場化,而輸配電價改革就是“管住中間”的關鍵改革措施,即讓電網從過去的“吃兩頭、賺差價”,改為在準許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則下收取“過網費”。

    2014年12月,輸配電價改革首先在深圳電網和蒙西電網破冰,2015年上半年寧夏、湖北、云南、貴州、安徽陸續開展試點,之后由點及面、逐步擴大,2017年6月底全國省級電網輸配電價改革全面完成。

    在此基礎上,作為改革最大亮點的配售電業務放開有序推進。目前,售電側市場競爭機制初步建立,增量配電改革試點也已有三批落地,項目總量已達320個,基本實現地級以上城市全覆蓋。

    “9號文發布以來,我國電力市場建設在幾個方面取得了成績,尤其是發用電計劃快速放開,使交易電量大幅增長,將近三分之一的電量由市場交易形成。”北京電力交易中心書記、副主任謝開如此評價。

    據介紹,目前我國已經形成北京、廣州兩個國家級電力交易中心和33個省級電力交易機構,2018年全面放開煤炭、鋼鐵、有色、建材4個行業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南方(以廣東起步)、甘肅、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啟動試運行。

    國家發展改革委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電力市場化交易電量約2.1萬億千瓦時,占售電量比重近40%。與2016年的1萬億千瓦時相比,兩年實現了翻番。2019年1-3月,全國完成市場化交易電量同比增長24.6%,占全社會用電量的26.8%,占經營性行業用電量的50.5%,其中電力直接交易同比增長40.3%,減少電力用戶購電支出131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清潔能源省間交易、替代交易、富余可再生能源現貨交易等市場化交易有效提升了清潔能源消納水平。以國家電網公司為例,其2018年全年清潔能源省間交易電量437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1%。

    市場化改革帶來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并不止于此。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巡視員張滿英給出的統計數據顯示,首輪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共核減不相關、不合理費用約1284億元,平均核減比例15.1%。2018年,通過實施擴大發用電計劃、放開發售電部分競爭性環節電量電價等措施,為實體經濟降低用電成本985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市場的力量為電力行業帶來新的生機與活力。“9號文”發布后,機構行業不斷談論的話題是,售電領域有望開啟萬億級的新市場。來自國家發改委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8月,全國在電力交易機構注冊的售電公司達3600家左右。

    新生力量的加入也促使原有市場參與者進行改變。面對改革帶來的沖擊,電網企業謀劃轉型,發掘新的效益增長點,構建新的盈利模式。而國有發電企業也紛紛成立售電公司。

    劉滿平認為,過去這些年我國能源市場化改革最大成果和亮點就是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穩定、可持續、社會承受得起的能源保障,同時能源供給越來越清潔化、低碳化、綠色化。

    管網分離 油氣改革加速攻堅

    “管住中間、放開兩頭”,我國油氣領域的市場化改革也在逐步推進。業內人士認為,改革的關鍵是運銷分離,與電力行業有所不同,油氣行業市場主體比電力行業要多,競爭也相對更充分。目前,國家油氣管網公司組建提速,管網分離進入實質性運作階段,這標志著我國油氣市場化改革已到攻堅期。

    《意見》提出,要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總體思路,推進電力、天然氣等能源價格改革,促進市場主體多元化競爭,穩妥推進處理和逐步減少交叉補貼,還原能源商品屬性。

    劉滿平認為,由于油氣產業與電力產業兩大產業具有很大的相似性,這也決定了兩大行業的市場化改革都適合“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改革思路,事實上也是這樣操作的。我國油氣改革相對于電力改革起步晚點,其價格改革尤其是輸配氣價改革借鑒了輸配電價改革的一些經驗。

    據了解,截至2018年底,國內三大石油公司共有油氣主干管道9.6萬公里,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分別占63%、31%、6%。同時,全國省級干線管網2.5萬公里,三大石油公司與其他主體各占50%。

    今年3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七次會議正式審議通過了《石油天然氣管網運營機制改革實施意見》,強調推動石油天然氣管網運營機制改革,要堅持深化市場化改革、擴大高水平開放,組建國有資本控股、投資主體多元化的石油天然氣管網公司,推動形成上游油氣資源多主體多渠道供應、中間統一管網高效集輸、下游銷售市場充分競爭的油氣市場體系,提高油氣資源配置效率,保障油氣安全穩定供應。

    “油氣改革的關鍵點是運銷分離,從根本上解決了壟斷的動機問題。”新奧能源貿易集團國內貿易群副總經理高光表示,和電網不同,國家油氣管網公司不買賣氣,唯一收入來源是管輸費用,運得越多,管輸費就越多。

    劉滿平也解釋說,電力與油氣產業組織形式、市場競爭結構還是有所差別。電力行業上游發電環節有多家,中游(輸電)和下游(配售電)是少數幾家一體化,將現有電網公司進行運銷分離,準確界定輸配電價,是存量改革,難度較大。而油氣行業是除少數幾家企業上中下游一體化外,還出現其他的經營方式,例如,通過LNG進口,下游銷售可以不通過管網,而是通過槽車、加氣站等點對點的方式解決,整個行業市場主體要比電力行業多,競爭也更加充分些。石油央企除了賺取氣價差盈利外,還可以通過上游勘探開采、進口油氣資源進行下游銷售等方式盈利。

    中國石化天然氣分公司副總經理謝丹認為,國家油氣管網公司的成立有助于促使更多供應商出現,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實現市場化改革。他坦言,改革對國內三大石油公司肯定影響很大。“但我們也在做一些調整,比如經營儲氣庫、接收站都是未來轉型的方向。”

    邁入深水區 加大市場化改革力度

    “我國能源市場化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也存在一些影響能源領域深化改革和長遠發展的難題和癥結亟待破解。”劉滿平稱。

在劉滿平看來,我國電力和油氣市場化改革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一個組成部分。如果將一個產業市場化改革分為初期、中期和后期的話,我國電力和油氣市場化改革應該是處于中期這個階段,并且向后期這個深水區逐步邁進。

    “2019年是我們全面深化改革的新的歷史起點。”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表示,國家能源局將堅定不移地深化能源市場化改革,狠抓中央重大改革措施落地,以更大的決心、力度和舉措,推動能源改革取得新進展。

據透露,電力體制改革方面,將著力研究解決改革中出現的突出問題,進一步強化政策性措施的針對性、有效性和可操作性,推動改革再上新的臺階。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目前第二輪輸配電成本監審工作正在進行中,監審時間、監審方式和監審力度不斷加強,有關部門采取對標方式對不同地區的各項資產、成本情況進行橫向對標,對差異較大的單位進行重點督導。

    油氣體制改革方面,積極推動油氣勘探開發管理體制改革,扎實推進一批上游改革試點項目的落地,積極推動市場投資主體多元化,加快構建各類市場主體公平參與勘探開發體系,努力促進油氣勘探開發市場有序競爭。同時,加快推進油氣管道運行機制改革,推動實現管輸和銷售分開,進一步擴大油氣管網向第三方市場公平開放。

    劉滿平認為,由于當前電力和油氣體制改革的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有不同利益主體的存在,體制改革的難度大大增加,這個階段關鍵是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謝開也指出,電力市場建設面臨諸多挑戰,涉及批發側協同問題、大范圍優化資源配置能力需要提升的問題,新能源消納以及分布式能源如何參與市場交易也是一個新的挑戰。

    國家發改委經濟體制改革司副司長萬勁松表示,電力商品有特殊性,相比其他商品領域改革,電力體制改革技術性更強、復雜程度更高,電力現貨市場建設又是電力體制改革中技術性最強、復雜程度最高的一項改革任務,因此不能急于求成必須穩妥推進。

    “油氣管網方面,全國一張網運行規則怎么弄,如何更好地監管,這個很有挑戰。”高光認為,上游供應商的多元化短期難以一蹴而就,可能最現實的做法就是通過LNG先引入一些。

    劉滿平建議,堅持市場化改革的方向,進一步加大市場化改革的力度。同時,正確處理好能源安全與能源市場化改革的關系;打破行政壟斷,進一步放開市場準入,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有序參與能源領域投資,形成能源多元化供應主體和供給方式;促進市場主體公平競爭,由契約規范交易活動,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作用;積極探索區域性能源現貨和期貨市場,提供能源市場化交易平臺,構建有效的能源衍生品市場;由供求關系決定價格,構建終端消費能源價格形成的市場機制。

 

  

 

(作者:王璐)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內蒙古電力新聞網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我要投稿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ENGLISH

蒙ICP備09000695   您是第 25658445 位訪客    服務郵箱  [email protected]

內蒙古電力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 © 1997-2014 by www.pdyvhr.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急速赛车在线观看